脂質體技術的先進性


增加藥物的溶解性;如紫杉醇本身不溶于水,其前期品種“紫杉醇注射液”只能溶解在由聚氧乙基代蓖麻油和無水乙醇組成的復合溶媒中,在使用中復合溶媒和紫杉醇一起進入人體,容易引起致命的超過敏反應。紫杉醇脂質體革除了引起超過敏反應的聚氧乙基蓖麻油,解決了紫杉醇不溶于水的技術難題。
降低藥物的毒性;從研究的紫杉醇脂質體的臨床前研究和臨床研究來看,研制成脂質體新劑型都表現出了降低藥物毒性的優點;
賦予藥物器官靶向性;脂質體對肝、肺、脾、淋巴組織有較強的親和力,使得脂質體所載的藥物在這些臟器局部維持高濃度,從而起到藥物器官靶向性作用。
增加藥物的緩釋作用;在上述組織的高濃度有起到儲庫的作用,使藥物緩慢釋放進入血液。
提高對藥物的保護作用;有些藥物發揮作用依賴結構上的活性基團,但常常這些藥物在到達靶組織以前,藥物的活性基團就被體內的酶所破壞,影響藥物的療效的發揮。用脂質體作為藥物載體,可以較好的解決這個問題。
通過細胞融合作用,更有效將藥物送入細胞內。
通過修飾含藥脂質體表面性質,提高脂質體遞藥的主動靶向性,如改變脂質體表面電荷,連接特異性抗體等。


脂質體技術的國內發展現狀與趨勢


    自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我國一些大學和科研機構就有人對脂質體技術進行了應用基礎性研究。在80年代,開始進入脂質體藥物的研究與開發。當時創制出包載抗癌藥物的多相脂質體,并應用于臨床。進入90年代以來,多相脂質體逐漸退出歷史舞臺,這一時期,隨著國外脂質體信息和技術的不斷引進,國內開展的脂質體研究顯著增多,最初以實驗室的研究為主,到90年代末已有企業介入,并有制劑產品申請臨床研究。 在國內研究者們的孜孜努力下,國內脂質體研究取得了令人驚喜的進展,目前已有兩個自主研發的脂質體制劑獲準進入市場,包括兩性霉素B脂質體和紫杉醇脂質體,這二個脂質體藥物均由江蘇省藥物研究所研究員、本中心依托單位技術總顧問翁幗英研究員主持研究開發。此外,多柔比星脂質體的國內仿制品也于2008年獲得批準進入市場。除獲準上市的三個品種外,還有十余個脂質體藥物處于申報審評的階段,其中部分已獲得臨床批件,正在進行臨床研究。
    據中國期刊全文數據庫(CNKI)統計,1998至今國內共發表脂質體學術論文3658篇。可見高校和研究機構有關脂質體的研究正方興未艾,發表的論文逐年增加(參見下圖),這將極大的推動脂質體技術在我國的應用。
    從總體上看,我國在脂質體技術和藥物新劑型方面與國外先進水平還有較大差距,必須加大人力物力的投入,才能使我們跟上國際的發展水平。脂質體藥物新劑型屬于高技術研究領域,技術難度高。由于不同類型藥物的理化性質差異,如結構、溶解性、穩定性等均有相應的制備技術要求,同時在技術、膜材料、中試放大、人才培養等環節需要不斷完善,這些因素都從客觀上對脂質體這一新劑型提出了進一步深入研究的要求,特別是對從實驗室研究到工業化生產過程中的共性問題的研究。


脂質體技術的國外發展現狀與趨勢


    近年來國內外利用脂質體這一技術平臺,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早在60年代初期,脂質體最初是由英國學者Bangham將磷脂分散在水中進行電鏡觀察時發現的。磷脂分散在水中自然形成多層囊泡,每層均為脂質的雙分子層;囊泡中央和各層之間被水相隔開,雙分子層厚度約為4納米。后來,將這種具有類似生物膜結構的雙分子小囊稱為脂質體(liposome)。1971年,Rymen等人開始將脂質體用作藥物載體,由于其組成和結構的特點,脂質體用作藥物的載體使藥劑學的研究領域進入靶向給藥的新天地,同時也更新了給藥途徑,從而提高藥物的治療指數,減少藥物的治療劑量和降低藥物的毒性、提高生物利用度、并具有長效緩釋作用。脂質體從發現至今走過了近四十年的歷程,經過眾多科研人員的不斷努力,脂質體領域出現了許多里程碑式的工作,如:pH 梯度法的發明,長循環脂質體的制備及主動靶向脂質體的發明等。作為一種先進的藥物傳遞系統,脂質體的優勢已經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承認。目前國外已以上市的脂質體制劑有兩性霉素B脂質體、阿霉素脂質體、阿糖胞苷脂質體、柔紅霉素脂質體等,這些脂質體制劑均在臨床上產生了較好的治療效果。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研究手段的不斷完善,脂質體的應用領域也越來越廣泛,涉及了藥物傳遞、基因治療、免疫、診斷試劑、化妝品、農藥等多個學科領域。
 


南京綠葉制藥有限公司2009年 © 版權所有 │有關聲明
備案號:蘇ICP備11058646號《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蘇)-非經營性-2016-0074
南粤36选7开奖走势